八遊記



鹿港八郊尋寶記
佳作
「八」遊記
張傳源 / 陳惠梅 /張宜煌
苗栗縣僑成國小
 鹿港八郊,是鹿港的八個觀光景點嗎?從字面上看來似乎是如此,但事實上,這樣說出來會讓道地的鹿港人跌破眼鏡!而且這個名詞還已經存在了上百年之久嘍!

所謂的「郊」和商業息息相關,「郊」即現今商人的公會,鹿港之行郊商皆內地殷戶之人出貨遣夥來鹿港,以舟楫運載米粟糠油販賣大陸各地。注意到這裡有「行」和「郊」,而行與郊是就組織的 從屬關係來說的。
「行」:從事大宗的批發生意。
「郊」:由「行」所聯合組成的公會組織。
生意規模的不同分:
「行郊」:以大宗批發為主。
「內郊」:以小宗零售為主。
傳聞中的鹿港八郊,是在清朝時代,各司不同層面的商業領域,大致上可整理成下列的表格
郊名
公會名稱
營業性質
商號家數
主要商號名稱
泉郊
金長順
與泉州地區貿易,以進口石材、木材、藥材、絲布、白布為大宗。
二百餘家
林日茂、萬合號、林盛隆、泉合利、黃金源、蔡永茂、蘇源順、施長發、施謙利、許謙和、蔡隆興、歐陽泉勝。
廈郊
金振順
主要與廈門、金門、漳州地區貿易、輸出米、糖、輸入杉木、布衣、紙捆。
一百餘家
海盛號、陳慶昌、陳恆吉、施合和、施瑞成、莊謙勝。
南郊
金進益
與廣東、澎湖及南洋等地貿易、多輸入鹹魚類、雜貨、鰱、草魚苗
七、八十家
施自順、林源和、林永泰等。
 
金長興
日用雜貨即海產 仔貨(南北貨)之貿易
一百餘家
長源
油郊
金洪福
輸出花生油、麻油等
四、五十家
黃五味
糖郊
金施興
輸出糖往寧波、上海、煙台、天津
十八家
不詳
布郊
金振萬
輸入綑布
七、八十家
不詳
染郊
金合順
染布
三、四十家
勝興、元昌
進而說到行郊功能:鹿港之行郊,最初創設者當推泉郊。清代設郊之目的,除謀同業間之利益外,並充為街民自治之協議所,聘請地方有識人士裁判訴訟,或懲戒不法商人,維持風紀,或集資修廟,輪流主持廟宇之祭典等從事公益事業。
而今這些的郊館多已成為了私人住宅,與新竹縣的北埔金廣福相似。
至於清朝鹿港商業盛行的情形是如何,我們可以從前人所留下的照片與耆老口述中,探得些許端倪。五福街,即前人口中的「不見天街」,因為鹿港天候常有下雨,因商業需求是以沿街的店家紛紛搭設棚子,造就成「不見天街」的名氣!由此可知當時商業的發達!
隨著商業的發展,對於生活中的品質亦漸有要求,最明顯可由茶點此項得知!「富貴三代方知飲食」鹿港的茶點文化,跟著商業的腳步一路成長,沿著現今的中山路,可以發現有許多的糕餅店,而最具代表性的店家「玉珍齋」,它的知名度可說是「頂港有名聲,ㄟ港有出名」,傳遍了台灣各地!主要可分為糕類、佬仔、餅類以及酥類等四大類。
進行到此,想必大家已對所謂的「鹿港八郊」已有正確認知,那到底鹿港有沒有特殊的景色呢?答案是:「有的!」而且恰巧地它們亦剛好是八個地方,不過它們稱為「鹿港八景」
所謂的「鹿港八景」是哪八景?分別是:楊橋踏月、古渡尋碑、龍山聽唄、海澨春嬉、寶殿篆煙、曲巷冬晴、蠔哺洄潮、書院懷古。對於這邊的解說等詳細資料,請參考本教案補充資料三,於此不再贅述。
補充資料一
地理位置
鹿港隸屬彰化縣 , 位於彰化平原西北邊鹿港溪口北岸 , 東接秀水鄉,西瀕臺灣海峽, 南以鹿港溪與福興鄉為界,北以番雅溝與線西鄉、和美鎮為界,距離海岸約兩公里, 全鎮面積約 40 平方公里,為一狹長市區 , 是本省一個著名的文化古鎮。
鹿港地名來源鹿港 , 舊名 [ 鹿仔港 ].[ 鹿仔溪 ].[ 鹿溪 ].[ 鹿津 ] 至乾隆四十八年 , 始稱為鹿港現有人口七萬八千餘人。 早期移民 鹿港一帶,昔日是平埔族巴布薩族『馬芝遴社』的聚落所在。
關於鹿港地名來源,約有四說:
一、
臺灣中部一帶昔時多鹿, 常有鹿群聚集海口草埔,
故名「 鹿仔港」, 後來簡稱「鹿港」。
二、
鹿港一帶早年為平埔番巴 布薩族 (Babuza) 盤據之地,
而平埔族語- Rokau-an 此語原意已經不明,
因譯音近似閩音,可能是漢人 根據番音直譯。
三、
地形與鹿相似故名「鹿仔港」。
四、
據說昔日這個地方是米穀集散地,因為用來儲存稻穀
的方形倉庠稱為 「鹿」而得名。
鹿港發展背景由於地處中部 , 成為偷渡移民上岸的據點之一 , 至乾隆四十九年 ( 西元 1784 ) 清廷紹許福建泉州的蚶江與鹿港正式對渡 , 開始了鹿港繁榮的契機 , 由於其地理位置適中 , 和大陸各港口來往便捷 , 成為台灣中部運輸出 . 輸入的樞紐 . 除台南外可說各處貨市 , 當以鹿港為最 , 故有 [ 一府二鹿三艋舺 ] 但在清末日治初期,因濁水溪氾濫,鹿港港囗壅塞,港勢漸走下坡,雖然不如昔時繁榮,但日本 政府仍指定為特別輸出入港,准與外國通商,與大陸之貿易猶為 興盛 , 迨民國二十六年中日戰爭以後,與大陸之貿易遂斷絕,乃成為廢港。
明末時,漢人開始移民開墾此地,從事農耕及漁撈。而移民之中,據說以福建興化人來的最早,接著泉州人、漳州人及粵東客家人也相繼而來。在生活安頓後,他們分別興建了屬於自己社群的廟,如興化人 建了興安宮、 漳州人建南靖宮、粵東客家人則供奉三山國王廟。行郊 行郊即現今商人的公會,鹿港之行郊商皆內地殷戶之人出貨遣 夥來鹿港,以舟楫運載米粟糠油販賣大陸各地。 往汕頭、廣東、香港、南洋方 面者為南郊;赴廈門者廈郊; 赴泉州者為泉郊; 染織商者染郊;布商市郊;日用雜貨橄郊;油類商稱油郊。鹿港在凊代雖有船隻往上海以北之地區貿易,惟從未設北郊。行郊之功能鹿港之行郊,最初創設者當推泉郊。清代設郊之目的,除謀同業間之利益外,並充為街民自治之協議所,聘請地方有識人士裁判訴訟,或懲戒不法商人,維持風紀,或鳩資修廟,輪流主持廟 宇之祭典等從事公益事業。鹿港八郊八郊全盛時, 鹿港全部商號幾乎全納於其旗下,而各郊或假廟宇或建有壯麗的會館 ,以供辦公。
鹿港全盛時期鹿港在其優越的自然條件下,造就它早年光耀璀璨的歷史。在雍正9年(1731),鹿港正式被開放為島內貿易之地,就是因為它的三大自然條件:
1)交通位置(2)富庶的腹地(3)港闊水深的天然良港。
 
也因此鹿港在極短時間內,成為台灣中部最具發展潛力的城鎮。後來在乾隆 49 年(1784)
 ,繼安平與廈門對渡之後,正式核准鹿港與福建泉州的蚶江口對渡。在開港後,鹿港也隨之進入了全盛時期。但因港口之泥沙淤積問題日亦嚴重,雖一再借助外港來疏通航運,但乃無力挽回。
  再加上清廷政策因素的關係,使加快鹿港喪失貿易大港的速度。原有的經濟網路遭到嚴重的傷害外,再加上新建的島內運輸動脈縱貫鐵路不經過鹿港,因此,商業活動被新興的基隆、高雄奪走,更使鹿港急劇沒落。在台灣經濟逐步成熟時,鹿港卻靜靜的獨立於一隅,也因此保留下許多往昔的風華。現今的鹿港,「觀光」似乎已成為再生的重要契機。再加上民國 79年(1990),彰濱工業區的設置,增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有效的喝止了人的外流。鹿港會不會因此而在熱絡起來呢?這是有待觀察的。
島內通商港口對外通商港口
鹿港在康熙五十六年以前,已有商船到港載運芝麻、粟、豆,似乎雍乾之際揭示逐漸形成,乾隆六年時,已有鹿仔港街為「水路碼頭,穀米聚處」。其實鹿港尚屬島內通商港口,尚不能對大陸直接貿易,鹿港船隻必取道台南鹿耳門出海,因此極為不經濟。乾隆四十九年前,不顧禁令,許多商船直接往返廈門與鹿港,販賣米穀,運往大陸銷售,在禁不勝禁的情勢下,乃於乾隆四十九年開放鹿港與福建蚶江口對航。從此,鹿港對大陸貿易急劇發展。《摘自:台灣史論文精選》
道光四年對鹿港商人亦是一個重要年代,該年天津歲荒,交商奉督撫之令運米赴天津,救濟民食,表現甚佳。鹿港無北郊,船戶販糖者,僅到寧波、上海,道光四年以後,往天津、錦州、蓋成的船隻漸多。鹿港商人的貿易範圍擴大了,道光十期堪稱為鹿港郊的全盛時期,道光二十年修成的《彰化縣志》描寫當時鹿港「街衢縱橫皆有,大街長三里許,泉、廈郊居多,舟車輻奏,百貨充盈。台自郡城而外,各處貨市,當以鹿港為最」,鹿港可稱為全台第二大港市,俗稱「一府二鹿三艋舺」,即指此時鹿港的繁盛。至於島內的貿易地區範圍亦相當大,鹿港的諺語「頂道通宵〈今苗栗通宵〉,下到琅橋〈今屏東恆春〉」,正可說明這個情況。
不見天街
鹿港地當北緯二十四度四分,年均溫高達二十二點九度,夏季炎熱七月均溫高達二十九度,而且有雷雨來襲,冬天季風乾冷、風沙極大,因此有所謂的「 九降風」之稱呼。因此,外出者在夏季需飽受日、雨之苦,冬天則受風沙之襲,而這種狀況在鄉村中都以種榕樹以防其害。
但由於鹿港係商業型市鎮,營業街面寸土寸金,故無法採用此法。為了方便顧客的活動及駐留,一般臺灣店舖多採用屋簷遠眺及搭架涼棚兩種方式,然而中國傳統建築乃是以桁承重為主,屋簷出挑本身原就有其限制,無法太遠。而搭架涼棚,又嫌太過簡陋,因此部份的店舖便在櫥窗之前建造涼亭以為防風避雨之用。 
五福街即屬於發展後期所形成之街道,其對於臺灣氣候適應必然為主要考慮因素。且該街的主要機能在於盤商交易,而當時中盤商之購買貨品近似目前之零買,商店街良好的感覺及舒適將有助於交易之成功。因此五福街建築時兩邊店舖互相合作建成連續的亭子,這也就是聞名全省不見天街產生的原因,而其建造時間大約與兩旁建築同時。
補充資料二
鹿港茶點 
      鹿港傳統茶點,主要源自大陸泉州師傅之手藝,將此傳統茶點輔以好茶,個中好滋味, 一試便知。較具盛名的有「鳳眼糕」、「口酥餅」、「豬油糕」、「綠豆餅」、「 石花糕」、「 瓜子糕」、「雪片糕」、「狀元糕」、「五香糖」、「龍晴酥」等均是糕餅舖推出之名產。其他在市集小販攤上的「 麥芽酥」、「龍鬚糖」俗稱皇帝點心、「牛舌餅」、「涼粉粿」、「車輪餅」也十分可口。
「星脾兩盒豬油栳,爽口三包鳳眼糕;一樣玉珍新與舊,各將牌匾競爭高」,從上述這首鹿港名詩人莊太岳的大作中,可看出中山路的「玉珍齋」糕餅店在鹿港歷史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鹿港先民來自福建,福建向以產茶出名,典型的鹿港人家招待來客十分講究茶道。一般家庭飲茶所用的點心以甜食糕餅為主,文人雅士雅聚暢敘之時,茶點更是不可或缺,因此鹿港的茶點非常有名。
當時的開山祖師是 70 年前來自泉州潯埔的唐山師傅鄭槌。鄭槌將家鄉的拿手絕活搬到鹿港,使得鹿港茶點能享有半世紀的盛名。而其中就以「玉珍齋」的鳳眼糕、豬油栳、雪片糕及綠豆膨最為有名。
「玉珍齋」的糕餅人人耳熟能詳,因此在這邊僅介紹較為陌生的豬油栳。一般閩南語稱之為「麻米栳」,是多年來信徒們拜天公常備的貢品之一。
「麻米栳」可分為麻栳、米栳、花生栳和杏仁栳。先用配好材料的發麵做成的胚胎,放入油鍋中炸透後撈起,塗上豬油和飴糖調製的稠狀糖漿,然後在它的表面滾上一層密密的熟芝麻、炒米花或炒花生及杏仁片。吃起來外層香甜裏層鬆軟,是十分特殊的茶點。
地理環境經常影響一地的興衰,舊日繁華如同過往雲煙,有些地方雖然已洗盡鉛華,但歷經百年的飲食文化卻隨著在地生活而延續,在居民心中悄悄生根。我們應該慶幸自己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有如此之多的小吃美食相伴。隨著近年來本土文化的備受重視,相信台灣的地方小吃文化將會更加發揚茁壯。
補充資料三
鹿港八景
楊橋踏月
     地在 文武廟青雲路南盡頭,有「鹿港溪」係濁水分流,直通沖西港,溪上有橋橫跨,通往福興鄉西勢,為鹿港與臺灣南部交通要道,橋原名「利濟」﹝碑在新興街﹞係前清彰化縣知縣「楊桂森」捐捧所建,人念其德呼為「楊公橋」,昔自沖西至楊公橋邊,成千舳舨停泊其間,裝卸貨物,熱鬧而擁擠,民國二十八年闢「員大大排水」,將鹿港溪南移三十尺,拆楊橋新建「福鹿橋」,並於西四百公尺處建大水壩,壩上有橋通往福興,名「福興橋」福鹿橋東一百公尺另有一鐵橋通往漢寶,故有「三橋連鎖」之稱,風景秀麗,溪水澄澈,其深數丈,北以紅磚為堤,南則綠草如茵,碧水成天,虹橘倒影或望軍山朝霞東湧,或挹鯤海爽氣西來,景色幽絕,儼然圖畫一幅,每逢秋夜,皓月當頭,橋下波光瀲灩,漁燈閃爍,蔚成奇觀,猶勝楊州廿四橋,邀朋三五悠遊其間.或橋上尋詩,堤邊坐月,或臨流垂釣,或波間鼓棹,無限詩情畫意,充溢其間。
古渡尋碑
在洛津國小前,昔日係港中一浮嶼,中隔鹿港溪與鹿港街市相對,為清代碼頭。船舶停泊裝卸貨物,四周檣林立,蔚然大觀。後漸被流沙淤積,遂於內陸連接。內有敬義園遺碑,「敬義園」係乾隆四十二年 ( 公元一七七七年 ) 由浙江紹興魏子鳴與鹿仔港巡檢王坦捐帑,得紳士林振嵩合八郊鳩資創立,置義塚、施棺木、修道路、濟貧病、救水災,二百餘年來德澤群民。為本省清代民營最大慈善機構。
日人治臺,敬義圈與義濟會合併,為恐先人功德年久湮滅,遂於民國二十四年由碩儒許逸漁,撰文立碑於比,以彰其功德。每當閑暇,躑躅園中,追憶往昔之繁華,而今千檣已渺,高樓櫛比,滄海桑田,令人感喟,剔薊讀碑,緬懷先賢功德,敬意油然而生,發人深省。
龍山聽唄 
       龍山寺 原建有舊寺,永曆年間溫陵有苦行僧肇善者 ( 臺灣佛教開山祖 ) 自彫石觀音欲獻於普陀山,舟至海中遇暴風雨,漂流至鹿港,時荊蓁未闢,漢蕃雜處,肇善結茅廬於此苦修,後建龍山寺﹝寺址在九曲巷暗街仔﹞,為臺灣最早之佛寺,乾隆五十一年因感隘窄不敷眾用,遂由陳邦光等發起另覓地重建。石材購自法國,木材運自大陸。
聘各省名匠設計興建,仿照溫陵﹝泉州古稱﹞原寺建築,規模宏敞,構造雄健,昔有九十九門,古色古香,全寺佔地一、三八六坪,為 本省第一大名剎。  
前後有日月池,內祀觀音,日據中期後殿失火,肇善手彫石觀音像與十八羅漢,除伏虎尊者像外皆被焚毀 ( 石觀音石蛭尚存 ) ,寺內有銅鐘一口,重千斤,其音宏亮十里可聞。「龍山曉鐘」全省聞名,每當旦暮,鐘鼓齊鳴,梵唄互答,面對古佛青燈,禪味細參,塵念俱消。
        鹿港港口因濁水、大甲兩溪流沙淤塞,海灘連綿百里,東接梧棲,西迎大城西港。面積數萬公頃。而沙灘遼闊,水產物極類繁多,俯拾皆是,成為假日消遣勝地,紅男綠女,遊人如鯽,或散步長堤,或拾貝沙灘,時見兒童三五,捉蟹馳走於淺水間,如逢潮洄,勢如萬馬奔騰,狂浪排山倒海而來。萬頃沙灘頓成汪洋,採蠣漁民,乘勢入海,隨潮起伏,其身手令人驚嘆。     
每當午後,獨立三鹽哨口﹝沖西入口,今出海皆由比分路,有哨兵駐守﹞。遠望鯤海,煙波浩渺,夕照蒼茫。偶而可見蜃樓幻景,鯨浪奔雷,嘆自然之偉大,倍此身之渺小,令人 胸懷浩蕩, 萬慮盡消。
寶殿篆煙        鹿港天后 宮建自明末永明王年代﹝公元一六四七至一六六一﹞為 臺灣媽祖開基廟,原廟在現址北側,後施世榜獻地重建,坐東向西,與湄洲祖廟遙遙相對,先後於嘉慶十九年、民國四十一年、四十八年間重修。
規模宏敞,金碧輝煌。抗戰前常往湄洲謁祖進香。全臺由此分香寺廟共三百餘座,每年由各地來此進香參拜,人數超過百萬之眾,廟中香煙飄渺,鐘鼓悠揚,益增莊嚴氣氛。五十一年重建玉皇殿,一登樓頭,便見青山環其後,大海繞其前,觚稜夕照,相映成趣,頓憶昔年群集舳艫,市繞金碧,繁華景象,如在目前,而今全廟重修工程已完成,加上媽祖廟香客大樓已峻工,綜觀目前之規模,尤為宏麗,且神明呵護,亦將勝以往日,而有以集未艾之庥,降無窮之福哉。
曲巷冬晴    
鹿港昔日在天后宮東南二公里處 ﹝現客仟厝港後一帶﹞因地勢卑濕 ,且航運發達,而公議遷於現址,相傳鹿港街係龍蝦出海吉穴。街狹長而成彎月之形,自泉州街經天后宮,菜市頭、崎仔腳、五福街,至土城。
全長約二公里,路寬一丈五尺,兩邊屋頂相連蓋住街路,便是馳名之「不見天」 ﹝現中山路﹞另自泉州街經埔頭、九間厝後宅,暗街仔、六路頭﹝市場前﹞,一分美市街、杉行街,一分金盛巷橫跨五福街入安平鎮,為本省馳名之九曲巷。蓋鹿港近海,風沙特強,街道彎曲則可防止風沙侵入。
金盛巷寬三尺至八尺不等,紅磚鋪路,兩邊磚造樓壁對峙,天成一線,中有馳名中外之「十宜樓」,橫跨其內,東西樓相通與巷成十字型,係昔日文人墨客夜宴吟集之所。一入冬天,季風怒吼,寒意迫人,入此巷則靜暖如春。常見老者倚牆曝背,三五行人夾往其間,時聞賣飴之聲,響徹深巷。
 蠔圃洄潮
沖西港受流沙淤塞,成為平坦塢地,面積二 千公頃。昔日年產蚵肉一二O萬公斤,遍銷本省中北 部,為本鎮漁民經濟命脈。牡蠣之養殖最理想環境,為平坦而有沙堤為其屏障,不受風浪之侵襲 ,並有淡水流入,海底淤泥,潮流疏通為佳 。海水鹽分之多寡,氣候之變化,地震風浪皆對牡蠣之生長有嚴重影響。本省氣候屬亞熱帶,全年適合其繁殖,其中以十月至翌年七月為盛產期,中秋至九月底為最淡期。牡蠣屬卵產,卵放水中受精後一小時即開始分裂,逐漸發育,用其殼附著於固形物成長。牡蠣最大之敵為蠔螺,及由黑潮或赤潮帶來蝕蟲。牡蠣之養殖法有垂殼式、篊竹式數種,本地多用篊竹式,即用麻竹剪二三尺長,剖開成枝插於沙湖,蠔苗隨潮水之起伏,附著其上成長,鹿港地區蠔肉其味絕佳,質細而嫩,很受市面歡迎。
鹿港名菜「 蚵仔煎」風味佳,蚵之料理繁多 ,有蚵餅、蚵煎、蚵炸、蚵湯、生醋蚵,此外尚可作蠔干、蠔醬,是有名的補品。
由鹿港天后官前步行約十五分,便是海邊,滄海萬頃,盪漾於炎陽之下,此便是鹿港蠔園,數不盡的蠔枝,整齊而有秩序地插列於沙灘上,一區一區界線分明,宛如稻田,男男女女三五成群,採蠔其間,黃笠褐衣,相映成趣,天上白雲朵朵,時聽漁歌一曲,此唱彼應,隨風飄沒於碧波間。潮漲前便可見到牡蠣一簍一簍被裝上車,車上高掛風帆,成群結隊,步向歸途,是一幅獨特風情畫。回望沖西數不盡的蠔枝,實為本鎮漁民之財寶。置身海岸,面對浩渺汪洋,緬懷巨港,無限滄桑,使誰不倍增興嘆!
書院懷古       
重修文武 廟碑記云「殿堂居鹿水之東,坐坤向艮,彰山擁其左,瀛海環其右,土城峙其旁,道嶺拱其前,廟外群眾簇立於指顧問,徇乃海外之大觀也。」書院左有路曰「青雲」昔有牌樓匾書「青雲捷步」四字,書院名曰「文開「為紀念臺灣文化開基始祖沈斯庵也。
該院昔藏經書二萬餘部,三十萬冊,以供士子研讀,聘名儒執教 ( 如名進士蔡德芳等 ) 有月課歲考,設獎學金,制度完善,甚於現代,與臺南首學,並稱為臺灣最早學府,二百年來,人材輩出,故有「鹿港文化搖籃」之美稱。
日人据臺,改為為北白川官紀念堂,事後名儒蔡德宣等與文開私塾聘舉人莊士勳、呂喬南等分任教讀,設塾文廟左廊,另分墊城隍廟。在日人皇民政策百般阻撓之下,慘淡經營,前後維持近三十載,蔡德宣與書院出身 文開書院位居鹿港咽喉,與文武廟毗鄰,占地二甲有餘,與天后宮、龍山寺鼎足而立,為本鎮三大古蹟。
書院不特規模宏敞,因其對臺灣文化影響之大,成為本省最著名之文化聖蹟之一,書院周圍七十丈,前列三門,門豎石坊,進為前堂,階崇三尺,中祀朱子 () ,兩旁以海外寓賢八位配祀,再進為講堂,即歲考之處;再進聯以通道,覆以捲柵,左右夾以兩室,是為後堂,以居山長。
左右兩邊學舍十四間,為諸學童肄業之所。前有客廳,後有齋廚,規摸宏敞。樸實渾堅,配合文武廟,殿宇堂皇,氣象巍峨,一入其先賢,共冒生命之危,力倡漢學傳佈中華文化,灌輸大漢民族精神,其功莫大焉。日人据臺五十年,鹿港能保存中華道統文化習俗於不墜,非文開書院遺澤安能致此。今日鹿港鎮公所為了重拾鹿藝風采,邀請學者專家對文武廟作整體規劃,藉以恢復書院舊觀,永保文化聖蹟,則重光鹿港文化指日可待也。
補充資料四
鹿港八郊
郊之興起 釋名
所謂的「郊」,即是清代時台灣的商業行會組織,也就是大陸通稱的「會館」、「公所」或「幫」。郊的形成則與商業繁榮有關。
商業繁榮
  台灣自乾隆末年至嘉慶中葉﹝約自一七八六至一八O九﹞,二十餘年間,連續發生林爽文,陳周全、蔡牽三大事件。農業、商務等各方面所遭受之損失,難以數計。正當府城、艋舺元氣大傷,正百廢待舉,疲於重建工作之際。鹿港商務卻突飛猛進,竟有凌駕府城而執全台牛耳之氣勢。鹿港當時有一句俗諺:「頂到通霄,下到瑯嶠。」就說明了此時鹿港的貿易區,向北到達通霄,向南廣及恆春。
郊的區分 
   由於商業鼎盛,百貨充盈,各行各業都得到充分的發展。為了維護同業間的利益,於是各種不同性質之商業組織 --「郊」的設立。郊可分為二類:
外郊,對同一地區從事進出口貿易、批發的商號所組成。如泉郊、廈郊、南郊等。內郊,經營同性質商品的商號所組成者,如糖郊、郊、油郊、布郊及染郊等。
文獻記錄
  嘉慶廿年(一八一五)重修威靈廟(厲壇),有「威靈顯赫」木匾,下署:「鹿港八郊敬立」,為「八郊」之稱,始見於文物。次年,鄭捧日撰「重修鹿溪聖母宮碑記」,碑末題有八郊名稱,曰:
可見鹿港至嘉慶中葉,已經是八郊並立的局面了。此時商業繁榮,盛況空前,更可以証明林爽文、陳周全、蔡牽三大事件,以及由蔡牽事件所引發之漳泉分類械鬥,對鹿港的發展,並沒有產生負面的影響。
泉郊廈郊
  八郊之中,泉郊、廈郊又具同鄉會性質。因此其他各郊的成員也可以同鄉的身份加入泉郊或廈郊,因此使得兩郊組織更為龐大。又因為鹿港為泉人聚集之區,所以泉郊的規模又遠勝廈郊,而居各郊之領袖地位。泉郊所屬商號約兩百餘家,林日茂行為首;廈郊轄商號百餘家,慶昌號居冠。慶昌號乃陳克勸所創。陳克勸在嘉慶年間來台,專營廈郊貿易,在道光、咸豐年間成為鉅富。陳有七子三孫,其中次男宗潢為舉人內閣中書,長孫為艋舺參將,次孫為五品同知,其他均為庠生。

郊之目的在維護商號信譽,並保障共同利益,以促進業務發展與共謀地方福利。各商號是基於此目的以組郊,而郊也本此目的以保護商家。其組織結構如下:
郊員(爐下) 
    商號入郊之後就成為「郊員」,郊員又稱為「爐下」,或稱「爐腳」。至於商號是否入郊,則並不強迫,但實際上幾乎所有的商號均入郊。
郊主(爐主)
綜理郊務者為「郊主」,郊主又稱「爐主」。「爐主」任期為一年,由爐下輪流擔任,並於每年聖母 ﹝媽祖﹞誕辰日,集合全郊爐下,筶定新任。新舊任爐主交接稱為「過爐」,過爐以五月底為限期。六月一日起,不論新任已否接印信,一切事務均歸新爐主負責。
董事(頭家仔) 
    各郊最初僅以爐主執行一切郊務,後來將祭祀與俗務分離,仍以爐主事掌祭祀,另舉董事﹝俗稱「頭家仔」﹞執行其餘郊務。但有時爐主又兼掌董事,集「爐主」、「頭家仔」於一身,以致稱謂常混淆不清。
稿師 
  此外尚可延聘顧問,稱為「稿師」,以主辦文稿,或專辦內務,或幫理外交,或協調人事。稿師一年一換,且爐主不得擅自作主請人,親朋也不可強薦,必須經過公議推選出才德兼優的人才能擔任。
局丁
   組織比較大的,則另設有「局丁」,以辦理收稅,收緣及公事送達等事務。
        通常各郊都設有「公所」做為聯誼及自治的地方,並且擁有田房財產以及經費的收入,以推行郊務。而經費的來源主要是依各郊的章程規定,有的是一次捐金,有的是按年月視其業務抽捐。一旦遇到經費不夠的情形時,以泉郊為例則是:「小則爐主填用,多則結賬請議就號先需」、「遇地方以外公事,應否捐需,或多或寡,照號公平勻攤,分別派出抵款。」各船鳩分以及入港貨件的捐金,都是經費來源。
祭祀 
    為郊之主要任務。各郊奉祀的主神多為天上聖母﹝媽祖﹞,此乃因為濱海地區的民眾大多靠海為生,然而海上風濤多險,而天上聖母為護海之神,故崇奉之。每逢新春,鹿港迎媽祖,均以八郊燈為頭陣,此乃八郊對媽祖崇敬的一項印證。祭典在農曆三月廿三日。七月尚有中元普渡之盂蘭盆盛會。祀典由爐主主持,必要時得設正、副籤首協辦祭事,籤首由神籤名之,任期一月。
商事 
立規約:公立規約以為郊員共同遵守,違反規約者,輕則問眾公誅,重則稟官嚴究。小則議罰,大則議究。故鹿港各郊郊員聯繫縝密,自律嚴謹。惟各郊郊規,除泉郊外,均蕩然無存,不可考矣。
維信譽:郊「公所」設公秤、公砣、公斗、公量各一,以為各商秤量之標準。經其秤量,俗稱「公覆」,以解決爭長計短,維護共同之商譽。凡交易不依規則,或妄占便宜,輕諾寡信,經查屬實,按輕重處分。
護權益:適時對官府提出有利於同業之建議,以減輕同業之負擔與損失。
調解 
郊之調解工作,原只限於同業間之商務糾紛,但因各郊對郊員,甚至對地方一般民眾具有優越地位;而地方政府因其本身力量薄弱,每每借重郊之力量,來協助政府解決商事爭執及地方事務。故政府除尊重郊之優越地位外,並賦予相當之權限,以利其調解工作。郊對所調處之案件,原則上應使理直者滿足其要求。但有時損害輕微或不能以金錢估價時,則罰戲、罰酒筵或分檳榔等。所謂罰戲,即令理曲者出資演戲,以供眾人觀看,並於戲台前標明其人受罰事由。所謂罰酒筵,即由理曲者借酒筵以招待理直者之家屬親鄰及調處人,並當筵謝罪。分檳榔則為一種特殊風俗。據「彰化縣誌」「風俗志」云:「土產檳榔,無益饑飽,云可解瘴氣。薦客先於茶酒。閭里雀角,或相詬誶,大者親鄰置酒解之,小者輒用檳榔,數十文之費,而息兩家一朝之忿焉。」正是:一口之貽,消怨釋忿,檳榔之用大矣哉!昔人有誇讚云:
「氣粗性暴語難回,小忿呼群執械來;怪底怨讎容易解,檳榔捧後兩無猜。」「鼠牙雀角各爭強,空費條條誥誡詳;解釋兩家無限恨,不如銀盒捧檳榔。」
郊對調處所作之決定,無任何拘束力。受調處者可再爭較,再告官。但實際上如此做者甚少。通常受調處之兩造均能接受,而官署也多支持郊所調處之結果。
善舉
即推行公益慈善事業。如修橋、舖路、濟貧、卹孤、施棺木、置義塚、修建廟宇等等,均能發動郊員及時慷慨解囊,回饋社會。
總之,郊對鹿港而言,本身即是商業發達之表徵。嘉慶中葉,鹿港八郊齊興,亦即顯示鹿港之經濟繁榮於此時已達巔峰。而郊之功能,一方面可促使貿易更發達,地方更進步;另方面由於郊有較嚴密之組織與公信力,也形成地方一股安定力量。郊對鹿港之貢獻與影響,既深且遠!